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临泉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27|回复: 0

外遇的苦衷: 对不起 我只能陪你上半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8-28 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临泉丁老头
  阅读提示:  他永远只能是偶尔来,只能永远陪她上半夜。她感到无奈、不公、孤独、焦虑。她不想只拥有半个人,不想跟别的女人一起来分享他的财富、他的情感、他的身体,她想独自拥有他的全部。所以,她苦苦的期盼着他能够兑现他的诺言:离婚娶她。然而,诺言就是诺言,和行动是两码事。
  假如你做过别人的情妇,你不可否认的是,那个男人只能在前半夜陪你,后半夜则属于他的老婆。
  前半夜是多久?恐怕没有超过十二点的,一般过了十点他就会慌张,就会迅速的离去,因为回去晚了无法向老婆交差。上半夜他可以借口应酬,加班,后半夜任何借口都站不住脚。如果家里要是发生了哗变,倒霉的是他。妻子和情人孰轻孰重,这笔帐他不能不算。
  男人在外风流,只能将一半的感情分给你,记住,这一半是暂时的,因为你无权拥有全部,也无权要求天长地久。你虽然和他有性关系,但你没有名分,你们虽然有激情,有目的,或者用高尚的话说有“爱”,但你会受伤,因为,情人的角色一开始就注定是凄惨的,是没有好结果的。
  人们把情人这一角色叫做“偷情鼠”,这个比喻很恰当,两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男女在一起苟合,做着伤害彼此家庭,埋葬彼此幸福,痛苦好几个人的龌龊勾当,自然像人人厌恶的耗子一样,贼眉鼠眼的躲避人们的视线,在暗道里出出进进,无法见天日,无法面对人们鄙视的目光。
  做过情人的男人女人,几乎没有不受煎熬的,那种偷偷摸摸的日子不好过,你想啊!做贼哪有不心虚的,哪有不担心被捉的,何况你偷的是人家的人。
  情人的角色就是男人精心设计的一场游戏,这场游戏的封面设计的很迷人,很浪漫,有足够吸引女性的魅力。入套的女人,无不在这场游戏中输的很惨,输的精光,用民间土话说是“光腚推碾子,丢了一圈人”。
  女人在入套以前,看到游戏的开场白总是写着:“来一起玩吧,他会让你飘飘欲仙,会让你体验到性的快感。”于是,被男人洗了脑的女人,傻乎乎的钻进了游戏中,成了游戏中的女主角。结果,当你被扒光了衣服踢出游戏时,你才知道自己输的什么都没有了。
  情人的游戏就是一场赌博,男人赌的是性,女人赌的是幸福和未来。但是,游戏毕竟是男人为你设计的,他掌握获胜的秘诀,一旦进入,你就像一条狗一样,被他牵着,什么时候他乏了,累了,对你心生厌倦了,甚至恶心了,他也就该丢弃你了,让你变成一条流浪狗。
  做别人情人的女人,在走出游戏,不,应该说被踢出游戏的时候,她才会感觉自己被耍了,被愚弄了,感情与身体一起被强暴了。她才会感悟自己跳进了一个美丽的陷阱。她才会知道,原来那个对自己说尽了漂亮话,口口声声要给她名分,给她幸福的男人,不过将她当做弱智来玩弄而已。在他心理的确装着一个女人,但是,她不是你,而是他那个有名分,有地位的老婆。
  水花是在一次酒醉后投入上司怀抱的,她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背着老公陷入一场注定没有任何结果的情爱。是他成熟的躯体,他的地位,还是想着体验做官太太的荣耀。
  她陷入那个男人给她设计的婚外恋游戏太久,太深了,想回头已经不可能了,因为她丈夫发现了她的秘密后,忍受不了耻辱和她离婚了,离婚后,丈夫毅然辞去了在银行的工作,之身一人南下了。她不知道自己的放荡毁了两个人的幸福和丈夫本来不错的前程。她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过错。
  离婚后,丈夫将房屋留给了她,单身独居的她给了情夫提供了发泄的方便,他再也不用为了偷情在外给她租房了。这样,他偶尔来陪她。但是,他明确的告诉她,在他离婚之前,只能陪她上半夜,下半夜属于他的老婆。
  他永远只能是偶尔来,只能永远陪她上半夜。她感到无奈,不公,孤独,焦虑,她不想只拥有半个人,不想跟别的女人一起来分享他的财富,他的情感,他的身体,她想独自拥有他的全部。所以,她苦苦的期盼着他能够兑现他的诺言;离婚娶她。然而,诺言就是诺言,和行动是两码事。
  她已经等了一年多,可是,他似乎还没有把离婚摆到议事议程上来。她曾想过退出,找一个不了解自己过去的好男人再婚,不再过这种人不像人,家不像家的偷偷摸摸的生活。可是,他一直给她承诺,给她希望。她也坚信他说的他们夫妻不和,没有感情,总吵架,等待时机离婚娶她。为此,她欲罢不能。
  他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停留的时间越来越短,而且每一次来都像做贼一样鬼鬼祟祟的,似乎在看有没有人跟踪,楼道里有没有可疑的人。
  她感到越来越孤独,失眠也加重了。他来了,欢娱完走了以后,闻着空落落的房间里还残存着欢爱过后的暧昧气息,心里的落寞和黯然一点点地涌上来。想着接下来将一个人承受孤独,承受寂寞,她很嫉恨,嫉恨那个不愿意离婚的女人不肯给她下半夜,嫉恨他的柔情将倾泻到那个女人身上。一想到他即将搂着另一个女人安然入睡,她就会萌生醋意,心里酸酸的,说不出来是怎样的一种滋味。她不来时,她就会焦躁不安,怀疑他是不是讨厌了自己。
  她的房间多半时候是冰冷的,太空,太静。如今,这冰冷越发显得生硬,她的痛苦,懊悔如鲠在喉,吐,吐不出来,咽,咽不下去。她有些不知所措。她茫然,不知道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他对她越来越冷淡,就连亲热都不那么投入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哪?她努力的回忆,努力的去想,是他说累的时候那一脸的无辜?还是说她傻瓜时的一脸的坏笑?总之,水花已经不敢跟他撒娇,也不敢再提离婚的事,因为他变得越来越没有激情,越来越严肃,越来越不耐烦。
  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发洋贱的他了,也不是当初那个对自己的身体器官像探秘一样摆弄来,摆弄去的他了。她的心里更加恐慌了,难道这就是人们说的;男人一旦熟悉了女人内裤里的东西,就渐渐的恶心了?要是那样,自己离被抛弃的时日就不远了。这种结局水花是想过的,但是,她坚信爱情的力量能够创造奇迹。
  水花最终被抛弃了。起初,她并不知道自己被抛弃,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他跟另一个漂亮的女孩出入歌厅,她跟踪的几次后才确认自己被甩了,而且甩的很干净,很彻底,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他还是她的上司,她还是他的职员。只是,那个男人什么也没有损失,依然人模人样的生活在他的世界里。
  而她,不但失去了爱人,家庭,也失去了做女人的尊严,得到的是一辈子也抚摸不平的伤痛。还有值得自己受用的教训,那就是:别人的老公终究是别人的,他口口声声说的爱,不过是一时新奇罢了。
  有人说:“男人都是贪嘴的孩子。做别人情人的女子,尽管你赤裸裸的付出了灵与肉,付出了巨大代价,牺牲了家庭,老公,孩子,亲人,脸面,但是你再努力,再认真地去讨他欢喜,不过是一场闹剧罢了,剧散了,你不过是一个站在舞台上等待观众施舍一点掌声的小丑,微笑都是别人的,只有凄凉和悲伤才是自己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